中国古代诗歌_江阴市资讯

通讯截取资料不可盲目公开

作者: 2020-02-25收藏:437

对于能否公开电话监听或通讯截取的统计资料,保安司司长办公室网站的《安全与您》栏目昨日刊登文章,认为单纯公开警方截取通讯数字和法官拒绝批准数据,不具备实现监督功能,特区政府包括保安当局对于将来是否公开有关资料持开放态度,欢迎社会各界继续理性讨论。但须注意新制度或规範的设立绝不能盲目,不能违反司法保密及司法独立原则,不能动摇及损害本澳现行司法制度。

文章指出,对于能否公开电话监听或通讯截取的统计资料的问题,首先,单纯公开警方进行截取通讯的数字和法官拒绝批准两方面的数据,在实际中并不具备任何能够实现监督的功能,若类似香港截取通讯及监察事务专员公布包括罪行主要类别、截取通讯整体情况评估等十二方面的数据和资料,由于本澳案件进入侦查已属于保密阶段,电话监听作为刑事诉讼法典规定的调查取证方式之一,也是司法保密範围,刑事警察机关或负责调查的机关亦无权将受司法保密约束的诉讼行为及文件内容公开。而在诉讼的非保密阶段,卷宗为法院所拥有,属于案件组成部份的资料的公开也需要持案司法机关的批准。

虽然如此,特区政府包括保安当局对于将来是否公开有关资料及是否设立部门负责统计及公开通讯截取相关资料持开放态度,欢迎社会各界继续理性讨论。惟须注意的是,即使社会普遍支持公开有关资料或设立有关部门,根据澳门现行法律制度,公开资料不能违反司法保密的原则,也不能侵犯司法当局的法定权限,而且,由于公布有关资料应是为了监督执法的目的,因此,该部门亦应独立于刑事警察部门,应设置在司法部门,当然,其设立及运作亦绝不可违反司法独立的原则,且必须符合司法实践及司法制度之相关规定。无论如何,新制度或规範的设立绝不能盲目,不能动摇及损害本澳现行的司法制度。